與自然交信

專訪自伐型林業里山部代表-清水省吾 | 日本北海道
淺談自伐型林業

 
 


自伐型林業是什麼?

又稱環境保全型林業。不同於以往森林所有者委託林業業者管理並用大型機械開採,而是森林所有者自行管理並根據需求、需要及環保永續為根本,自行開採,以創建永續性森林。


群山圍繞,遍地稻穀因陽光的照射更顯得金黃,這裡是北海道旭川。
今天要探訪的是位在旭川市東邊,突哨山中的擁有著一片森林的清水省吾先生。

清水先生把他擁有的這片森林稱為「里山部」,里山(satoyama)一詞在日文中呈現的是令人懷念的自然山林風景,同時也有人類與山林、生態共存的意思。

驅車前往才剛駛進里山部的腹地,車子便開始上下晃動,樹枝迎面拍打著擋風玻璃,看似若有似無的路徑,粗糙的整地,若是初次乍到,會真的以為自己正開往未知的荒山野嶺。

前往里山部的心情是雀躍的,因為在這裡我能與自然最直接、最和諧的對話,少了多餘的人為加工,用最簡單、原始的方式在感受著這片土地上的一切。

ed2c5d_2259d09dbf604c3185a0f008a87b3a0d~mv2.jpg
 
 

橘色的身影在樹林裡晃動,是清水先生正在批著柴,輕煙裊裊,白樺樹燃燒後特有的香氣撲鼻,我靠著小小的火堆邊隨地而坐,丟了幾塊木頭進去後放上了原本在一旁的茶壺。在里山部我不需要擔心這些木頭是濫墾濫伐下的犧牲品。

「每一棵生長在里山部的樹木,我都有責任。你看到的這些木材不是隨便砍,想砍就砍、想擁有就能擁有。而是那些病了的、生長不好、壽命已盡、或在地理位置上佔劣勢而營養不良的樹木們,我才會用電鋸鋸掉,而被鋸掉的這些木頭,我也有責任替他們找到對的去處和歸屬。

只有知道這些木頭會被用來做什麼,為誰所用,我才會把他們送過去。或許是哪戶人家的壁爐或許是哪家店的門牌看板,又或許是哪家神社的繪馬。在離開土地看似死去的樹木,依然以各式各樣的型態活在我們的生活中。畢竟你看,每一顆每一顆的歲數都比我們大,是我們人類的前輩呢!怎麼能說砍就砍呢?」清水先生手摸著身旁的木材說著,眼神透著溫和及些許無奈。

_LAB9190.jpg


聽到這裡,我提出了心中一直以來的疑問:「現在日本的林業是什麼樣的狀況呢?」清水先生搖了搖頭,這才開始娓娓道來日本林業的歷史及現況: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因戰後復興及適逢燃料革命,木材、木炭需求量劇增,但因長年的戰爭,木材供給持續不足,為此日本政府實施了擴大造林政策,在把原生林及生長速度緩的樹木開採完後改種植經濟效益高的針葉林(因樹幹生長速度快且生命週期較短,約50年),大量的市場需求讓日本林業來到了空前的盛況。

但是這樣計畫性種植出來的國產木材單價高,盛況僅維持了約20年。價格相對低廉的國外木材進口量逐年增加,日本木材的自給率瞬間跌落到不剩五成,更劣勢的是,此時的日本只剩下當初大量人工造林下,生長快速但質量不好的樹木,國產木的價格更是一落千丈,林業經營變得困難並且衰退。人造林不但無人管理整頓,且根莖弱,遇天災更釀成土石流災害。日本變成了有森林卻沒有人去用。

_LAB9311.jpg

現在日本政府為振興林業並處理被閒置的人工林,實施森林開採補助金政策(砍伐一棵樹約能拿到八百日圓補助金)。而在市場木材價格低靡(根據日本政府資料顯示以檜木為例,一棵原木在最高時為76,400日圓,現則18,200日圓)、人力費用高、大型砍伐機械的購入以及維持成本支出(使用一台大型機械一小時須消耗15公升的石油)等,林業業者為能有足夠的利潤,只能大量砍伐;砍伐完後再植林,卻還是種植經濟效益高(即生長速度快)對環境無益處的樹林,回到因市場需求量降低,大量伐木後,過剩而被丟棄的惡性循環。每棵幾十年的生命就這樣被輕易隨便地對待和處理,身為林業業者也沒辦法,因為只有砍才有錢賺。


我越是聽越是覺得難以置信。在清水先生講述的同時,立刻上網搜尋相關的數據及報導,才能漸漸回神接受了這樣的事實。原來每天看到群山裡的森林,幾乎都是擴大造林政策下的產物,山上森林旁,常會莫名出現大片開闊的草地,便是林業大量砍伐後的結果。

_LAB9320.jpg

「日本的林業是需要轉型了!從事「自伐型林業」便是希望能改變日本現況,想為自然環境與森林做點什麼。不能只考量到人類的謀生需求而一昧的砍樹,再為了砍樹而種樹;而是需要將整個環境生態考量進去,種植多年生、根性大、並適合當地環境的樹種。砍樹只砍需要的量,並以利於整個森林發展為前提,並以人工電鋸取代大型機械,以減少石油使用量以及大型機械進入森林時所產生的破壞(產業道路的開闢)。」

「然而除了大環境局勢不佳,日本林業的問題還有森林所有者不參與管理及砍伐森林。因當初的林業榮景,森林所有者習慣性地將森林交給林業業者管理。衰退後,隨著林業業者減少,所有者因為沒有相關知識而不知該從何管理,漸而森林就這樣再次地被閒置。

後繼者對森林也束手無策,讓現在年輕人普遍認為林業無法養家糊口,就算想了解也不得其門而入。同時因社會發展的關係,我們的生活似乎與自然、森林相隔甚遠甚至分隔,因為種種的不了解而產生陌生及畏懼。」

_LAB9160.jpg


我頻頻點頭表示認可,此時火堆上的茶壺呼呼作響,摘了一旁野生的小竹葉稍作沖洗後丟入,隨即沏了一壺只有里山部才喝得到的笹茶。里山部泉水的甘甜帶著白樺樹香氣、煙燻及少許竹葉的清新,二十度左右的天氣和微冷的風,我啜著茶,純粹的味道讓心靈這才回歸了平靜。

是啊,我們是否從自然中索取了太多但回饋的太少?真正需要的其實比想像中少很多,那麼要做到與自然「共存」之前,先該省思的應該是我們向自然「索取與回饋」的平衡點在哪裡?

然而在找到平衡點之前,我們應該要先更認識這片土地和自然,是否才是根本?

「是的,所以作為森林的所有者,我認為肩負著連結自然環境與人的責任,並且讓這片森林能傳承到下一代、下下一代甚至是幾百年後,而不是一昧地砍了再種。我期許以自己身體力行的方式,啟發人們從事林業的多元可能性,並提供一個開放的場所,讓有興趣嘗試在森林或自然裡做些什麼的人們有個入口。從做中感受、了解這片土地的魅力,自己探索與自然的平衡點,最終,讓森林回到人們的生活中。」清水先生說著的同時,我在他眼神中看到他堅毅的信念。

_LAB9354.jpg


談話至此,兩位住在附近的青年突然來訪,來探查之前在里山部種下得山芋長的如何。聽說他們出於好奇及興趣,時不時的就會來聽清水先生說說最近又去哪裡伐木、遇到什麼樣的難題,並請教木材方面的知識。

啊!原來這就是剛才清水先生所說,讓人們認識自然、認識自伐型林業的意義!混合著驚訝與開心的心情,我親身見證了清水先生的這片森林,已經開始激發著年輕人們思考並做出不同嘗試的機會了!


我想,有森林的生活,就是這麼一回事。


自伐型林業的期許,是能把森林與人們連結起來。清水省吾先生期許人們能以更溫和的方式與自然共存,感受並多接觸這片土地,從中找到每個個體與自然共生的方式。或許從腳踏車通勤開始,或許是開始注意飲食減少浪費,或許是認真做好資源回收,又或許是重新檢視自己的生活帶給環境的負擔。不管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只要是自己能接受的,開始嘗試---- 便是一次與自然共存的躍進。

 
 
 
 

Article By Yi FAN LIN
Translated By George wang
photos By
seisyu watanabe

 
 

 
 

GOOD READ. GOOD VIBE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GET OUR NEWSLETTER

 
 

 

More from ∙ Connection ∙

 
 
 

LIKE WHAT YOU READ? 
SHARE THIS ARTICLE ON SOCIAL MEDIA

ConnectionYi Fan LinComment